小天资源库
当前位置:小天资源库 / SEO优化 / 正文

西河みなみ

作者:zerdu发布时间:2020-04-08 12:21浏览数量:150次评论数量:0次

西河みなみ


我又看見西河水了,那閃著白光混著上遊幹枯枝葉的水,在壹年又壹年的嚴冬和熱陽裏,細細的流淌著。它推著時間,把日歷嘩啦啦的翻轉,從我的青年湧出,邁過芳华,流向了童年。



那時,夏天並沒有現在悶熱,知了吱吱的在窗外的樹上求著偶。屋子的門敞著,樓道的涼風使勁的往裏吹,爺坐在椅子上喝著茶,婆躺在裏屋睡著午覺,我無聊的趴在凳子上,手滑拉著涼兮兮的地板磚。


突然,爺說:“磊磊,聽說西河裏發水了,壹會爺帶妳去耍去。”


我壹下子有了精神,高興的蹦了起來,拉著爺爺就要往出走。爺也高興起來了,伸手就要去拿鑰匙。


裏屋裏婆不知道啥時候醒來了,喊爺爺:“不要帶娃耍太長時間,吃飯前就回來。”


我大聲說:“知道了,婆。”


婆說:“磊磊,妳也不要胡跑,河裏有鬼哩,專門逮不聽話的碎娃,当心把妳逮走了。”


我心裏壹驚,看了看爺爺,爺爺臉上掛著笑,我惱羞的大聲對婆說:“婆妳又哄我,我才不怕呢。”


裏屋傳出了婆的笑聲。



家鄉耀州有兩條河,壹條是常流河,壹條是時令河。常流河從黃堡而來,水質混濁,帶著工業的綠色,因在城東邊,從小我就聽大人們叫它東河。時令河是耀州的“土著”河,與東河相對,被稱作西河,上遊的桃曲波水庫,會定時開閘放水,供中下遊灌溉農用。


大概因為是“土著”河,河水也比較清澈,夏季每到放水的季節,耀州人都不約而同的前往河邊玩水,扔石子,打水仗。盛夏時節,脫了鞋,光腳去河邊水勢較為平緩的当地踩水,是大多數人共同的選擇。因為從那清澈的帶著上遊麥稈清香的水裏攝取涼氣,似乎能够讓人涼爽壹整個盛夏。



 

西河上架著许多座橋,其间我最了解的西橋。小學語文裏有壹篇寫趙州橋的課文,說趙州橋特征是在橋拱的兩肩上,各有兩個小拱,這樣設計不但節約了石料,減輕了橋身的重量,并且在河水暴漲的時候,還能够添加橋洞的過水量,減輕洪水對橋身的沖擊。西橋雖然是混凝土結構的,但小時候的我壹直以為它跟趙州橋壹樣,因為它在大拱洞之上,也有摆放著许多小拱洞,很漂亮。現在想來,大概是西橋當初建設時借鑒了趙州橋的設計吧。



爺穿著汗涔涔的白背心,牽著我的手,往西河灘走去。我們穿過壹大片郊野,走過楊樹的綠蔭,跨過黑油油的柏油路,逐漸的接近西河灘。


聽著水流聲越來越大,我心裏越來越興奮,不斷想掙脫爺的手,往河灘邊跑去,但爺嚴格遵照著婆的指示,牢牢抓住我的手。於是,我拉著爺,壹前壹後,小跑的到了河邊。



 

在當時,我並不知道黃河長江和大海到底是什麼樣子,我能看見的,就仅仅眼前這條西河,它像壹條白花花的大蟒蛇,讓我興奮又恐懼,我撿起石子去打它,它也仅仅翻了個水花罢了,絲毫沒有把我這個挑釁者放在眼中。我有些生氣,生氣的是這條大蟒蛇沒有理我,也有些開心,水鬼看來真的是婆在哄我。我的猎奇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這滿足不亞於我從水裏得到的涼氣。


爺挽起褲腿,把腳伸到水裏,坐在淺水裏的大石頭上。風吹著他疏松的頭發,白背心也幹了,但那淺黃色的汗漬仍在宣告著它的勝利。


我學著爺,坐在他的身旁,學著他把腳伸進河水裏,河裏的石子上滿是青苔,滑溜溜的。不知道爺突然想起了什麼,他指著河對面的山對我說:“磊磊,妳知道原始人是怎麼日子嗎?”我猎奇的問:“咋日子呢?”爺說:“原始人沒飯吃,吃的是屎,喝的是尿啊,穿的是樹葉子。”


我說:“啊?”


爺嘿嘿的笑了,大手用力摸了摸我的頭,說:“磊磊啊,趕緊長大吧,到時候妳就知道许多工作了,不但能知道過去的人是怎麼日子,說不定能知道未來壹百年後的工作呢。”


我說:“爺,我知道了。”


爺問:“妳有沒有感覺腳心癢癢的?”


我感受了下,回答說:“便是的,爺這是咋了?”


爺說:“是癩蛤蟆在舔妳腳呢。”


我壹下子從水中跳了出來,竄到了岸上。



那時,我家住在西橋附近的壹個家屬院裏,有许多的玩伴,樓下的宅院和離家不遠處的西橋是我們的遊樂園。在西河裏發水的時候,我們往往成群结队的去那裏玩耍。


在孩子的眼裏,最吸引人的不是那些有著固定樣式的東西,水、沙子和泥土那種能够發揮想象力和創造力的東西才是最有樂趣的玩具。



 

我們在西河灘用各種形狀的鵝暖石臨水搭建起各種各樣的房子、城堡,用長條型的石頭當战士,相互攻擊,水是我們的炮彈,小淺灣是我們的戰場。我們壹玩便是好幾個小時,渾身濕透,但仍樂在其间。大概是太過风趣了吧,我們往往對建設的“城堡”和忠誠的“衛兵”都註入了感情,舍不得離開。


記得每當我玩的忘記時間時,我爸總會在西橋上依著欄桿,沖橋下的我喊道:“磊磊,吃飯。”


我裝做聽不到,直到爸用最大的聲音吼出來之後,並威脅要狠揍我壹頓之後,我才戀戀不舍的離開。


當然,我爸並沒有揍過我。



古代有個有學問的人在河邊說:“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意思是時間就像流水壹樣,過的飛快。


西河水也流的飛快,似乎壹楞神,周圍的人和事都變了。前次我回老家看爺,爺搬個小板凳坐在門口曬太陽,旁邊躺著家裏養的小黑狗。見我來了,爺顫顫巍巍的站起來,說:“磊磊,妳來了。”


我點點頭,拉個小板凳陪爺曬太陽,小黑狗低眉臊眼死乞白賴的往我們身邊靠,我和爺都笑了。


爺突然問:“磊磊,妳啥時候結婚呢?”


我大窘:“快了,快了。”


爺嘆了口氣:“娃兒,我還想抱抱重孫,我怕來不及了啊。”


說罷,爺爺緊了緊厚厚的棉衣。



我上了幼兒園,小學、中學、大學、畢業然後參加工作。我長大了,但西河壹直如過去壹樣都在流淌。西河灘被政府整修,旁邊多了许多建築,就像我和當年的小夥伴們玩樂那樣,只不過是變大變漂亮了许多。


後來,我無意中查看資料,才知道,西河的大名叫沮水,也稱沮河,源於陜西省銅川市耀州區西北長蛇嶺南側,河長67公裏。



 

耀州沮水與發源於秦嶺山脈南麓的壹條河同名,屬漢中地界。漢中沮水全長130千米,為漢江上遊流量最大、源頭最遠之支流,歷史上稱其漢水古北源。


聽到同名的兄弟這麼輝煌,咱耀州這條小河也忍不住開心了下,又自顧自的向遠方流去。


河灘上,壹個老爺爺望著他奔驰的小孫子,大聲喊道:“娃兒,等壹哈爺,爺這裏有好吃的呢!”


文章到此结束
版权免责声明 1、本网站名称:小天资源库
2、本站永久网址:https://www.zyw5.cn/
3、本网站的资源部分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进行删除处理。
4、会员发帖仅代表会员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5、本站一律禁止以任何方式发布或转载任何违法的相关信息,访客发现请向站长举报
6、本站资源大多存储在蓝奏云,如发现链接失效  点此反馈 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

搜一下

zerdu

zerdu 主页 联系他吧

描述:TA很懒,啥都没写...